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慈溪打胎少要多少钱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23 19:44:27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慈溪打胎少要多少钱,慈溪做无痛人流的医院哪家好,北仑哪里无痛人流较好,慈溪人流哪家医院比较好,奉化做打胎的好医院,宁波华美医院专家好不好,慈溪哪个医院打胎比较好

原标题:丁义珍逃到了非洲?中纪委揭秘海外追赃!贪官为何选择非洲?

撰文/黄帅

电视剧《人民的名义》里出逃海外的贪官丁义珍“目前”还没有被遣返回国,有观众认为丁义珍会继续逃亡到非洲。不管影视剧里虚拟人物的的“结局”如何,在现实中,的确有官员出逃非洲,并名列百名“红通”人员,成为海外追赃的重点对象。

今天(4月25日),中央纪委网站发文《走进中央追逃办带您了解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的"台前幕后"》,让读者近距离了解到中纪委海外追赃的工作,其中有些细节引起了“海运仓内参”(ID:hycplb)的兴趣。

我们都知道,2014年7月22日,公安部召开电视电话会议,部署全国公安机关从即日起至年底,集中开展“猎狐2014”缉捕在逃境外经济犯罪嫌疑人专项行动。

“海运仓内参”(ID:hycplb)注意到,在贪官外逃的国家和地区里,西方发达国家是首选,在中纪委发布的这张地图里也可清晰看出。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是外逃贪官的“首选”。

一方面,这三国是传统移民国家,同时生活质量以及教育水平等均有很大吸引力;而另一方面,我国与这些国家在司法合作方面还存在许多不足。

但是,近几年随着中国与加拿大、美国等国在打击跨国经济犯罪、司法协助上合作的不断深入,原先外逃经济犯这一最为理想的外逃路径在不断收紧。

杨秀珠

比如,红色通缉令上“排名头号”的杨秀珠就一度逃往美国。

杨秀珠曾任任浙江省建设厅副厅长,在2003年携女儿、女婿及外孙从上海机场途经新加坡出逃美国。

2016年11月16日,在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办公室的统筹协调下,经中央有关部门和浙江省追逃办密切协作,潜逃海外13年之久的杨秀珠回国投案自首。

另一位反面典型人物是李华波。他在2011年逃往新加坡,其案发后,一度引起坊间强烈震动,因其贪污数额巨大,加之亡命海外,虽然只是一个小股长,却登上了“红色通缉令”并成为“二号人物”。

据了解,从2006年10月至2010年12月,时任鄱阳县财政局经济建设股股长的李华波,利用管理该县农业、林业、水利等基本建设专项资金职务之便,伙同县农村信用联社、县财政局相关人员,通过私盖伪造的公章、提供虚假对账单等手段,转移县财政局资金9400余万元。

李华波官职不高,却贪污数额巨大,堪称“苍蝇巨贪”。2015年5月9日,李华波被遣返回国。

不过,并不是所有被通缉的逃亡海外的贪腐官员都能在发达国家落脚。有一些人选择逃亡发展中国家,甚至选择到非洲的不发达国家,这又是为何呢?

“海运仓内参”(ID:hycplb)在中纪委发布的这份地图上注意到,非洲有四个国家被特别标注:苏丹、加纳、几内亚、几内亚比绍。在“百名红通”名单上,可以找到相对应的出逃者。

钱增德被遣返回国

江苏中淮建设集团前董事长钱增德曾潜逃非洲9年。1995年3月至2005年3月期间,钱增德利用职务之便,收受巨额贿赂。就在检察机关侦查期间,钱增德于2006年3月仓皇潜逃出境至非洲。

据了解,之所以选择非洲,是因为他此前在苏丹、肯尼亚等国有投资项目,甚至他在当地还能享有“特权”,以满足其物质欲望。

2015年以来,江苏省追逃办将钱增德案列为挂牌督办案件,集中力量重点突破。在多次劝返无效情况下,江苏省追逃办果断启动了境外缉捕方案。

2015年7月25日,按照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办公室的统一部署,在外交部、公安部和驻肯尼亚、埃塞俄比亚等国大使馆和有关国家警方通力协助下,江苏省追逃办成功将钱增德从肯尼亚缉捕归案。

红色通缉令“榜上有名”者:

另一位外逃非洲的贪腐官员是原山东省惠民县鲁洁纺织有限公司董事长赵汝恒。他涉嫌指使他人购买虚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抵扣、偷逃税款并伙同他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非法侵占公司资产,涉案金额巨大。

赵汝恒在2012年9月外逃加纳,2015年11月被缉捕并押解回国。

那么,曾藏身几内亚的外逃贪官是谁呢?

“海运仓内参”(ID:hycplb)在“红通”名单里注意到裴健强这个名字。他原是中企国际合作有限责任公司进出口部负责人,涉嫌贪污罪,在2009年11月潜逃出境。

经查,裴健强藏身在西非国家几内亚的首都科纳克里市,经营一家洗浴中心,有涉黑背景。2015年12月,经过外交部、公安部、我国驻几内亚大使馆等多部门的通力配合和精心准备,工作小组奔赴几内亚,与当地司法执法部门合作,终于成功将裴健强抓获,并押解回国。

对出逃贪官而言,回到祖国后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的严惩,但即使如此,从他们的回忆和自述里,对在海外的“生活”多并不如意,提心吊胆地生存、无法融入当地社会的困境也让他们心生悔意。

裴健强曾自称,去年他看到自己上了红色通缉令,曾几次徘徊在中国驻几内亚大使馆周边,但是最终没有勇气走进去。现在终于“回家”了,感觉到是一种解脱。裴健强曾感叹,希望其他的红通人员抛弃幻想,赶紧回国自首才是出路。

这样的“感叹”绝非个案,前面提到的杨秀珠也是如此,她由最初“死也要死在美国”,到“有回国念头”,直至最终主动撤销“避难”申请,作出回国投案自首的决定。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北仑人流医院哪个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