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余姚哪个医院做人流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23 19:44:33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余姚哪个医院做人流,余姚哪家人流医院比较好,奉化人流那里做,宁波华美医院费用,慈溪做人流医院较好,北仑做人流有那些医院,宁波华美医院上环

本报记者叶军

  讲述人:夏家长

  性别:男

  年龄:68岁

  职业:退休

  讲述人:黄章荣

  性别:女

  年龄:66岁

  职业:退休

  平淡生活中的力量

  记者说,讲述人家里的沙发垫都是男主人用边角余料亲手做的,虽然做工粗糙,但还特意镶上了荷叶边。这个细节特别动人,再窘迫的环境,仍然对生活充满热爱,兴兴头头地尽力把日子过好,绝不将就。

  只要有这份热情在,遇到再大的挫折,他们也能平静应对。如同今天这一对夫妻,平淡中自有对抗打击的力量,虽然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事迹,但正是这种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淡定,更真实更有力。

  长期照顾一个完全没有自理能力的病人,是一件很耗费心神的工作。“久病床前无孝子。”本来是可以互相扶持帮助的家人,现在却成了一滩需要你照顾的生物体,需要你日复一日重复同样的琐细劳务,还得保持耐心和笑脸,换了谁也会有不耐烦的时刻和想放弃的念头,谁又有资格去指责孝子不孝?

  孝子与父母还有无法逃避的养育关系,夫妻靠的却只是契约,感情和亲情都是附着其上的添加物,契约可以制定也可以撕毁,所以能对失去生理能力的伴侣不离不弃尽心照料,就显得比孝子更加可贵。

  在武汉天顺园南社区,这对夫妻是一道特别的风景。每天,妻子都会坐在轮椅上,由丈夫推着,两个人一起在小区里散步。妻子中风两次,持续10年,丈夫一直悉心照顾。

  走进他们的家,房间不大,但收拾得很整洁,空气中全无异味。

  家中陈设并不昂贵,但都用心地保护着。带着荷叶边的沙发垫、迷彩色的电视罩,这些都是夏家长用缝纫机做的。

  夏家长刚给黄章荣洗完澡。黄章荣上着玫红色外套,穿的是丈夫为她做的卡其色裤子,虽然说话迟缓,但是和丈夫说说笑笑,神情愉悦。

  夏家长和黄章荣都不习惯听到夫妻恩爱这样的话,黄章荣说来说去,就是夸夏家长模范丈夫。夏家长则说,自己是被逼成这样的,总不能让老婆因为生了病就变得臭烘烘的。

  我们曾是儿时的玩伴

  夏家长讲述:

  我跟她都是黄陂人,两家之间只隔了一个大队。大概就是缘分,到今年,我们结婚已经40年。我起先还以为是银婚,后来居委会干部在网上查了以后告诉我说,结婚40年,那可是红宝石婚呢。

  我是一个孤儿,八九岁时,父母就都不在了。我就靠爸爸的哥哥,也就是大伯照看。章荣的妈妈那时也经常喊我到她家去玩儿。所以,我和章荣打小就认识,两个人曾经是儿时的玩伴。

  16岁,我就帮队里放牛、种田,20岁就在队里正式上岗拿工分了。转眼到了1969年,那一年,我参军到了部队上。

  也许是担心我一个人远离家乡孤单寂寞,章荣的妈妈要她给我写信。就这样,我和章荣开始通信。写的什么其实都已经不记得,只知道我当兵6年,我们的书信加起来能有一大摞。可惜后来几次搬家,这些书信不知去向了。

  不过,我跟章荣正是通过书信了解了对方,最终确立恋爱关系。

  把为结婚买的东西都甩了

  夏家长讲述:

  1975年,我复员回到黄陂。我跟章荣都很高兴。没想到,章荣的爸爸却坚决反对我们恋爱。因为在我复员回乡当农民之前,章荣已经接她爸爸的班到武汉当了工人。当时,她爸爸把我们准备结婚买的脸盆、开水瓶都给甩出家门。我能理解老人家的想法,哪个做父亲的不希望女儿嫁个条件好的,将来可以衣食无忧呢?

  (听到这里,坐在一旁的黄章荣开始抹眼泪。)

  黄章荣讲述:

  那时,我和父亲在家里吵得凶,两个人都很大声,都在吼。爸爸当时给我介绍了好几个对象,都是厂里同事的儿子。我不去见面,后来爸爸拖着我去见了其中一个人。第二次,我再也不去了。我爸爸一直要我把他(夏家长)丢下,我没有丢。也丢不下,我就是觉得他好。

  夏家长讲述:

  我们结婚后,岳父慢慢也接受了我这个女婿。后来家里有什么大事都会和我商量。岳父岳母的丧事。我也都是尽自己最大能力去操办。岳父过世之后。岳母把我拉到一边,悄悄对我说,家长,将来你能不能比照爸爸的样子跟我也办一盘。我说,肯定会的。岳父有笔丧葬费,一直放在我这里。妹夫中途来借,好说歹说,我也不答应。岳母说我心狠,我也只能说,希望妹夫谅解我。岳母走后,我利用这笔钱,加上自己的钱,风风光光将岳母下葬。如果当时没有留下这笔“专用款”,光靠我们的能力,是无法兑现当初对岳母的承诺的。

  整个人犹如跌进冰窖

  夏家长讲述:

  2001年12月28日,单位在蓝天宾馆吃年饭。我本来不想去的,同事们喊我几次,我也不好再推辞,就去了。正好那天女儿也不在家。家里就只剩下章荣一个人。

  晚上十点多钟,我回到家里。这才知道就在我出去的短短几小时时间,章荣中风了。

  原来,我跟女儿走后,章荣在家里生炉子炸春卷。完了又洗澡、洗头。洗到一半的时候,忽然发现四肢无力。当时脑袋还是清醒的,她手脚并用,艰难地爬到门边,拧开门锁,就再也动弹不得。她使出浑身力气大叫救命,前面一栋住户听到喊声,跑到我家。把她搀扶至沙发,又拿被子将她裹紧。那位住在前栋楼的住户,我一辈子都感激。

  我回家后,见到面色惨白的章荣,整个人犹如跌进了冰窖。我把章荣抱进一辆的士,她在的士上就开始呕吐。在医院,最初的10天,她连眼睛都不睁。

  她单位的一个领导,把我拉到走廊,说你老婆已经在打鼾了。你可要好好考虑,需不需要放弃治疗,免得到时人财两空。我把他一顿臭骂,我说她做姑娘的时候,睡觉都会有打鼾的时候。那领导尴尬地说,那我哪晓得呢?我这也是为了你好。

  又过了几天,我忽然发现病房里其他病人都在打吊瓶,独独章荣没有。我问护士怎么回事,护士说你去看黑板。我在一块黑板上看到欠费人一栏里写着章荣的名字。我跟护士理论,要护士先打针,我再想办法交费。护士说那不行。一直到我四处筹了钱来,治疗才又恢复。

  那一次她在床上躺了4个月,吃喝拉撒都在床上。那时岳母还在,还可以和我一起照顾她。

  曾一天帮她换了19条裤子

  第一次中风后,章荣虽然手脚不利索,但还能自己慢慢悠悠走到小区里。

  可是去年4月25日,她再次中风后,就不能自己行走了。

  那时我内退后还在朋友那儿做活拿补差,她出事第二天我就没再去了。

  她想睡懒觉,我不准。每天7点,我就喊她起床。我们多半在家里过早,下面,吃水饺、塌粑粑,变着花样让她吃好。吃完,我就推着轮椅带她到小区做理疗。

  理疗完,我再推着轮椅,两个人在小区散步大半个小时。

  每天晚上,我要一个人把她整个人搬起来起夜。我自制了一个小凳,和床平齐,凳中挖洞,里面放上痰盂。这样,每天晚上,我就可以把她平移到我做的痰盂凳上,这样能省点力。她原来的裤子都不能穿了,也都是我自己做。腰上用松紧带,方便换洗。

  一个礼拜,我至少要给她洗一到两次澡。

  她这次生病,影响到吞咽能力,吃饭只能一小口一小口地吃。一开始我喂她,后来我狠心锻炼她自己吃。她会吃得腮帮子上、胸前、桌子上到处都是,就跟个孩子一样。她常常责备自己,我总安慰她说这有什么,大不了多围个围兜,或者多换件衣服就好了。

  也有忍不住烦躁的时候。她得病后,有一阵子大小便无法自理。医生说用卫生巾容易交叉感染,我就不敢再给她用。记得有一天,我一连给她换洗了19条裤子。当时确实有一点受不了,不过后来转念一想,她也不惟愿得病。这也不是她故意的。这么一想,心情也就平静了。

  (黄章荣插话说:“他是模范丈夫。对我特别好。”居委会干事在一边打趣道:“幸亏你当初没有丢下他。”黄章荣笑。)

  不是我一个人在付出,第二次中风后,她的舌头缩进去,话说不清楚。女儿就遵照医生所说,每天用卫生纸扯住她妈妈的舌头,一点一点地往外扯。女儿出差,我们叫女婿帮忙,他都是随叫随到。

  其实,我年轻的时候,脾气很拐。有次为跟别个打架,下班后,又坐半个小时公交,赶着跟别个碰面。有家后,脾气慢慢都没了。有了家庭责任感?不知道,感觉被箍住了。我生的又是女儿,我就常常想,我是爸爸,不能让女儿受委屈。一晃结婚40年了,有什么秘诀?大概是穷吧,所以你不嫌我,我不嫌你。

  现在也有人为我担心说,老夏,你也一大把年纪了,做不动了么办?我不去考虑明天,今天能过就好好过一天。

  (采访最后,记者向两位老人要一张合影。回答竟是,相濡以沫40年,两人竟没有单独拍过合影。女儿曾提议过,两人说算了,女儿也就没再坚持。

  记者于是用手机为这对夫妻拍下结婚40年来第一张合影。)

  李小娟 13886158112

  夏菲悦 18696156013

  QQ:741500529

  潘 璐 18164001818

  QQ:540799893

  叶 军 18674072537

  请勿与多名记者联系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北仑做无痛人流在哪